折叠屏手机或许已经死了

本以为2019年会成为「折叠屏手机」元年。


2018年年底,国产品牌柔宇率先展示了自己的折叠屏手机-PlexPai。小米紧随其后,在2019年年初演示了自家的折叠屏手机原型机,并和柔宇大吵了一架。接着三星又发布了Galaxy Fold,该机成为了全球首款正式发布的折叠屏手机。随后,OPPO副总裁沈义人也在微博上向我们展示了OPPO的折叠屏手机原型机,该机采用了与华为Mate X类似的设计。


短短两个月时间里,就有五款折叠屏手机出现在大众面前,那接下来的一年是不是将会有更多的折叠屏手机和我们见面?这是今年年初大众消费者对未来手机市场发展方向的憧憬。


然而现实异常残酷,已公布的五款折叠屏手机目前只上线了两款,我们拿率先进入市场的三星Galaxy Flod举例。在4月26日正式发售前夕,CNBC、The Verge、彭博社等多家美国媒体,先行拿到的媒体评测试用机集体出现故障。他们纷纷发文、晒图表示,三星Galaxy Flod屏幕已损坏,无法正常使用。


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时间网上对三星Galaxy Flod这款手机的质量问题的讨论变得越发激烈,消费者对折叠屏手机的心路历程也逐渐由「期待」变为「怀疑」。最后,迫于压力,三星宣布将Galaxy Fold回炉重造,发售日期往后调整。


五个月过后,三星首款折叠屏手机Galaxy Flod在经历了一波三折之后终于正式的推向了市场。虽然目前国行版本还未上市,但是目前已经有不少外国媒体提前拿到了这款新机。


据外媒消息,重新上市的Galaxy Flod吸取了此前的教训,将屏幕保护膜压在了侧边下,这样使用者就不会轻易的将其撕下损坏屏幕,同时也能保证屏幕的完整性。另外,据三星官方描述,最新改良的Galaxy Flod换用了加强的铰链,以防止灰尘和碎屑进入影响其耐用性。


Galaxy Flod重新上线后,在德国市场开售30分钟完全售罄,韩国市场供不应求,增加4000至6000台的产量。从当前的市场反馈可以看出,消费者对Galaxy Flod做出的改变似乎是非常满意的。


不过好景不长,该机发售后没两天,网上又有网友反映,在第一次推出的Galaxy Fold中出现的屏幕遗留触摸痕迹、左右屏幕画面不同步等问题,在更新后的Galaxy Flod中依旧存在。另外,外媒Techcrunch的编辑还表示,自己新入手的Galaxy Flod在使用了一天之后,屏幕就又坏了。


从期望到失望。回炉重造5个月的三星Galaxy Flod,又向消费者泼了一盆冷水。


在这五个月时间里,三星公布了三项有关折叠屏技术的新专利,提出了多方面改进措施。原本以为这些举措会被运用到改良后的Galaxy Flod中,然而遗憾的是,我们等到的是多到让人眼花缭乱的使用警告。


在免责声明中,三星提示用户不要用硬或软物体按压屏幕,也不要对屏幕施加过大的压力、不要将折叠屏暴露在液体或小颗粒中、不能进灰、不能额外贴膜、不能与任何其他磁性物体放在同一个口袋,如果用户体内有植入式医疗设备,必须在使用前咨询医生等等。


折叠屏手机依然存在很多问题,除了上面提到的铰链和屏幕保护膜,对折叠屏手机来说更重要的是屏幕材质。柔性的Dynamic AMOLED内屏可以让折叠屏手机在手机和平板两种状态下自由切换,但屏幕可折叠并不意味着传统的玻璃面板可以跟着一块折叠。所以三星在Galaxy Flod的内屏上覆盖了一层被誉为“21世界最有希望的工程塑料之一”的聚酰亚胺薄膜,说直接一点就是覆盖了一层塑料外屏。


塑料相比玻璃,前有拥有更高的耐用性,但是后者具有更好的防刮性。它们谁都无法取代对方,但是在可显示设备中,是耐用性更好还是防刮性更好,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上面提到的都是硬件层面的问题,这些都可以通过技术升级来解决,接着我们再来聊聊不那么好解决的软件问题。目前市面上已出现的折叠屏手机无非就两种设计形态,即向内折叠和向外折叠。


两种形态说起来容易,但其背后的复杂性绝非是一句话就能概括的。折叠屏手机在折叠和展开两种状态下呈现的是两种不同的显示方式,这两种显示方式都与当前主流市场常见的屏幕比例完全不同,这就意味着软件开发者在为软件适配时要为折叠屏手机单独做两种不同的UI,而这还未计算不同厂商的折叠屏手机设计形式不同。


折叠状态下还好,毕竟是小屏幕,即使软件开发商不去适配,纯拉伸或裁切画面效果也不会太差。但是展开屏幕后就不好说了,这种近乎正方形的屏幕分辨率为软件开发者带来了不小的难度,单纯拉伸的效果一定不好。怎样去适配?谁会去适配?何时能适配?这都是目前要面临的。


年初三星移动部门总裁高东真在接受法国报纸《费加罗报》采访时表示:“5G、AI、可折叠手机的出现,比我们想象的要快。”


如今2019过去四分之三,5G和AI早已燃起战火,而折叠屏手机的发展却接连受挫。


折叠屏手机的未来到底在哪?


文/专门网 刘奔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