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派第四大高手,无耻程度堪比余沧海,在作


人家饶你性命,你反下毒手,算什么英雄好汉?


刘三爷执意要退出江湖纷争,甚至不惜自污名声,来向官府势力投诚。并且还广发英雄贴,郑重宣布将要于衡山城刘府家中,大宴宾朋,在众多武林同道的共同见证之下,召开金盆洗手大会。


五岳剑派,正道同盟?对不起您嘞!三爷我要做官吹箫,不伺候诸位了,拜拜喽!


对刘正风底细一清二楚的左盟主,勃然大怒,一纸令下,开始了紧急部署。将嵩山派明面上的三位最强战力,通通调出,已然说明了左冷禅对刘正风金盆洗手大会的重视程度。


丁勉,陆柏与费彬,三位在江湖上成名已久的高手,欣然接受了左盟主所布置下来的任务。出发前,嵩山内部还举行了隆重的誓师大会。践行酒喝完以后,三位太保带着几十个嵩山弟子,一路上马不停蹄,风餐露宿,眼冒绿光的向着衡山城进发。


黄袍加身的嵩山派众多人马,依托于衡山派内部鲁连荣等人的从中掩护相助,神不知鬼不觉地混入刘府后屋。他们捆拿刘正风家人,绑架刘三爷爱徒,房顶厅角四处设伏。饶是在场的许多武林名宿,在事前都没有察觉出嵩山派众人,早已潜入大会内部。


这次斩首行动,意味着左盟主的暴力并派计划,正式开启。


正所谓“万事开头难”。眼前刚好有刘正风这个犯了政治原则性错误的活靶子。并派第一枪,一定要打的足够漂亮,要稳准狠,让整个衡山派感觉到剧痛。十环,是最完美理想的目标。


左冷禅命办事阴险狠辣,有主见的陆柏,兼任这次特别行动小组的组长,由他全权指挥负责。到时候根据大会上的具体情况,再见机行事。左冷禅的铁杆小弟,忠实跟随者费彬,则担当起对付刘老头的开路先锋。丁勉从旁接应补刀,打好辅助。



费彬这个人嘛!emm……两撇鼠须挂嘴边,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


如果给《笑傲江湖》一书中的所有人物,来个最不要脸排行榜,费彬费老四的得票率,一定非常高。


四十来岁的费彬初次登场,那可真是有千层的杀气,百步的威风。举手投足之间,便将一个装有洗手水的金盆,踩成了平平一片。


左盟主不愧是江湖中的一代枭雄,的确有识人之明,能做到人尽其用。开路先锋费彬的口才,便颇为了得。


费彬死咬刘正风与魔教有所勾结。将刘正风的金盆洗手大会,与武林中千百万同道的身家性命,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成功引起了江湖豪杰们对刘正风的不满和怀疑。


左冷禅是给刘三爷留了条活路的。这一点,费彬在金盆洗手大会上,说的非常清楚。


在正邪势不两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武林大环境下,刘正风当时要是选择出卖曲洋,至少在五岳剑派联盟内部,是不会遭到唾弃鄙视的。对此,其余三派掌门高层,早已经讲的清楚明白。更何况,魔教长老曲洋,也确实存在一些问题。


费彬的武功高强,这点无需质疑。但他的身份地位,在嵩山十三太保之中,显得很是微妙,耐人寻味。


费彬一时不慎,被刘正风所拿住挟制。嵩山一行的领头人陆柏,并没有因此投鼠忌器,而是不顾费彬的死活,依然对刘府家眷大肆屠戮,丁勉更是把定逸师太,一掌震的携徒而出。


不能因小失大, 这一点不知是左盟主本人的用意还是陆柏的自作主张。至少从陆柏的表现来看,费彬算不上什么嵩山重要人物,为了左师哥的并派大业,费老四可有可无。


千万莫要以为刘正风好欺负,不敢杀人。


古语说的好,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地主老财刘三爷,绝对不是素食主义者。面对亲人爱徒一个个惨死,刘正风暴怒之下,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都不会让人感到意外。陆柏坚定执行屠杀令,已然是将费彬的身家性命,交到了刘正风手中。


打破这个僵局,真正让刘正风心理防线崩溃的是;他最疼爱的小儿子毫无骨气,竟然跪地求饶。那一刻,刘正风才真正的心如死灰,生无可恋。


刘三爷不想再多造杀孽。毕竟自己金盆洗手未成功,仍然属于衡山派的二把手。嵩山派行事如此狠辣无情,倘若费彬当众死在自己的手中,天知道疯狂的左盟主,会利用费彬之死,对整个衡山派的同门,施加什么残忍行为!


陆柏是有野心的,他不甘为他人牵马递凳,他在赌。用铁腕手段震慑刘正风,以整个嵩山庞大势力恐吓刘老头,筹码便是费彬的性命。


倘若费老四不幸为左盟主的统一大业而丧生,嵩山派一定会替他报仇。有所顾忌的刘正风,最终选择了服软低头,放开了费彬。


陆柏的这次豪赌,赌赢了。


费彬独自一人追击受伤的刘曲二人,陆柏并没有派人跟着接应。穷寇莫追,追必吃亏,陆柏的小九九,打的那叫一个溜。


侥幸活命的费彬,对放自己一马的刘三爷,选择了恩将仇报,赶尽杀绝,彻底走上了作死的不归路。



《笑傲江湖》里的江湖世界,虽然过于险恶残酷,但还是有一些最起码的的江湖规矩,来约束武林中人。


不得以大欺小,诛戮伤俘。这些行为规范,连魔教中人都会严格执行遵守。作为武林名宿的费彬,比谁都要清楚。


余矮子率众挑了福威镖局,已然足够不要脸。但在大庭广众之下,面对辱骂青城武功“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的少女曲非烟,尚且自知以大欺小,有失观主身份,弄不好会成为众矢之的。背后让人家贴了个王八,也只能暗自生气,不敢依仗武力,对曲非烟做进一步的伤害。


费彬比起余沧海来,则是更加的不要脸。


面对被自己的两位师兄重掌击伤,命不久矣的曲洋,刘正风,以及幼女曲非烟,立功心切的费彬,手提宝剑,两眼放光。什么江湖规矩,英雄侠义,红了眼的费彬,压根就不在乎。


你们是三个也好,五个也罢,管你是华山首徒还是恒山尼姑,只要把你们全部干掉,又有谁能知晓费某的卑劣行为?在诺大的江湖武林,死人是永远无法吐露事实真相的。


费彬之死,书中描写是极为狰狞恐怖的。


对费彬早就忍无可忍的莫大先生,拉着胡琴闪亮登场了,那一句“该杀”不知道蕴含了莫大先生多少的怒火。莫大先生把他压箱底的绝艺——百变千幻衡山云雾十三式,耍的犹如鬼魅,招招直击费彬的要害,连连倒退的费彬,半句喝骂也叫不出口。


一点点鲜血从两柄长剑间溅了出来,费彬腾挪闪跃,竭力招架,始终脱不出莫大先生的剑光笼罩,鲜血渐渐在二人身周溅成了一个红圈。


猛听得费彬长声惨呼,高跃而起。费彬跃起后便即摔倒,胸口一道血箭如涌泉般向上喷出,适才激战,他运起了嵩山派内力,胸口中剑后内力未消,将鲜血逼得从伤口中急喷而出,既诡异,又可怖。


严格来说,费彬并不属于那种恶贯满盈,十恶不赦的江湖败类。莫大先生拔剑偷袭,抢占先机,虽然显的不是那么光明正大,但却是真正的为众多武林同道除害,理应得到吃瓜群众们的喝彩。


费彬死后尸体还被令狐冲作践,弄得满身剑伤,血肉模糊,丝毫不觉得他有可怜。


作死的费彬,永远不值得同情,只能说他活该。


坚持原创,我是忠肝义胆岳老三,欢迎关注!